▲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同韩国主要大企业集团总裁举办恳谈会。图片起源/视觉中国

打出了真火:日韩商业战为什么走向失控

原标题:打出了真火:日韩商业战为什么走向失控

从本质上说,日韩的这场商业战本来就不是单纯的商业争端。

▲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同韩国主要大企业集团总裁举办恳谈会。图片起源/视觉中国

▲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同韩国主要大企业集团总裁举办恳谈会。图片起源/视觉中国

7月10日,日韩暴发商业战的第10天,韩国终究
摆出了长期“抗战”的姿态。

这一天,韩国总统文在寅招集了30家韩国大型企业总裁在青瓦台闭会。这些企业包孕三星、LG、现代汽车、SK,和
在中国名声不佳的乐天。会上作出了建立“官民应急机制”、制订长短时间对策等决议。

此时,日本对韩国半导体要害材料突然实行出口牵制措施的勾当,已在韩国社会完全发酵。抵制日货的潮水全方位扩散,多达上百种日本产物被列进了抵制名单。

世界第三大经济体和第十一大经济体之间突然暴发的这场对峙,与其余经济体之间的商业磨擦
不同。它不是逆全球化海潮推动的结果,不是多边主义和单边主义的较量,而是汗青恩怨使然。

但就也许形成的冲击波而言,不仅日韩关连会进一步冷淡
,全球供给链和东北亚地缘政治格局也也许因之生变。为了评估今后的走势,有必要梳理一下日韩商业战的来龙去脉。

  争议不仅关连到和平补偿

尽人皆知
,日韩之间一向因汗青问题存在着不安定因素。但在过去,由于有《日韩乞求权协议》作基础,除金大中绑架事件和韩裔日本人文世光刺杀朴正熙未遂事件等一样平常时候,至多在当局间关连上,两国大致能够保持稳定。

所谓“日韩乞求权”,其实等于日本对韩国作出的和平补偿。1950年代起头,美国为了构建以日韩为基地的东亚冷战格局,一向在日韩之间调停
,希望两国关连正常化,但由于日韩之间旧仇太深,谈了十几年也没有进展。

一向到1965年,经过13年的构和, 日韩两国终究
杀青和谈:日本通过向韩国供给无偿、有偿的经济合作资金解决财富乞求权问题。这个和谈与其余相干
和谈一起,成为日韩建立正常内政关连的基础。

2005年卢武铉时代,韩国公开过当年韩日会谈记录等内政文件。其中包孕在第六轮会谈时,韩方为1032684名二战期间被日本征用的劳工,向日方提出总计3.64亿美元的补偿款。双方终究
商定,日本供给3亿美元无偿支援
、2亿美元有偿支援
,和
3亿美元商业贷款,“一次性解决”受害者索赔问题。而韩国当局则放弃“索赔权”,接收“经济合作”。

基于这次构和的结果,此后日本一向认为有关二战韩国前劳工索赔权的问题已解决。但2012年,韩国最高法院初次裁定“个人索赔权并未消失”,由于《日韩乞求权协议》没有触及
对二战被日本征用的劳工进行肉体失落补偿的问题。这个裁定也有其道理。

而由被日本征用的劳工的补偿问题,又延伸出了韩国慰安妇的肉体补偿问题。这两个问题,成为最近几年来困扰日韩关连的主要困难
,甚至比竹岛主权争议更加牵动人心。

二战日本劣行的补偿问题,说起来是钱的事,但有更深入的含义。对韩国来说,这是追求汗青正义的问题;对日本来说,则触及
安倍的政治抱负问题。因而,双方都无法让步。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图片来自视频截图。

日本限度输韩的三种材料有讲求

日韩间因汗青问题吵架,不算是新鲜事。但过去,争议主要表现在舆论彼此攻伐和民间抗争上,并没有大规模地影响到两国间的产业协作层面,更不至于让两国首脑都站到前台来,亲自上阵。

这一次为什么会不一样?

从日本方面来看,安倍已然要成为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政治地位稳固,有资本应对日韩之间的关连波动。

6月25日,安倍刚凭借自民党、公明党和维新会的支撑,轻松否决了在野党提出的不信任案,以后
立即起头部署参议院选举事宜。参议院选举结果,将决议安倍修宪的顺利程度。按照安倍的意愿,这届任期内是一定要把日本自卫队写进宪法第九条的,以此完成日本军队的正名化。

在这样的动向下,安倍显然不也许由于汗青问题向韩国低头。否则,他也许得到日本修宪力量的支撑,拿不到参院三分之二的绝对大都票。

而日本挑选的三种限度输入韩国的半导体材料很有讲求:氟聚酰亚胺是电视和手机面板要用的,光刻胶和氟化氢是制作可折叠屏幕的。这三种材料都不易存储,一旦断供,韩国半导体产业无法抵御。日本此举旨在强行让韩国承认《日韩乞求权协议》的有效性。

从韩国方面来说,这是无法承受的。韩国最近几年经济形势不佳,就业率到达近10年的低点。文在寅虽然在半岛问题等内政事务上积极作为,但终究
能否保持平稳执政要靠经济。日本掐韩国半导体产业脖子之举,等于不让韩国在汗青问题上说话。而在汗青问题上能否强硬,一向以来也是韩国领导人的考核规范。文在寅只能挑选反击。

靠世贸组织裁决或杯水车薪

目前,除召唤海内大企业与当局精诚合作,韩国还将与日本的商业战打到了世贸组织仲裁机关。

但靠世贸组织裁决也许杯水车薪
。一方面是时间不允许。WTO仲裁通常要经年累月,韩国半导体行业等不及。另一方面是世贸组织仲裁机关本身
也有危险。由于美国阻挠相干
人事录用,到本年12月,世贸组织仲裁机关将保持
不住三名法官的基本配置,只会剩下一名中国法官,从而无法断案。

而且,从本质上说,日韩的这场商业战本来就不是单纯的商业争端。

由于不单纯,所以触及
面甚广。韩国市场已因而失落极重繁重,半岛体的全球供给链也因而有所调整。包孕中国厂家在内的上游企业因而在短时间内获益。

而如果日韩商业战继续走向失控,东北亚的地缘政治形势也会受到影响。日韩都是美国安保机制的重要环节,这两个环节经过13年的努力才搭建而成,现在却面临崩塌的也许。可以想象,美国势必增强调停
以免失控。

理性点看,日韩都有减缓商业战的需求,如果美国调停
顺利,双方也许会找个台阶下来。但从长远来看,日韩的汗青情结将因而次商业战而变得更浓烈。就像是始终难以愈合的创伤,在未来的某些时刻,还会一次次崩裂。

徐立凡(专栏作家)

本文标题: 打出了真火:日韩商业战为什么走向失控
本文地址: http://www.ztdhsc.com/world/662922.html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debio.com